——大型纪录片《格萨尔的英雄草原》之三

浏览次数: 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9-07-02

在海的那一边,很远的,太阳出来的地方,有一个大河的国家,高山雪域充满了传奇的故事……

——大型纪录片《格萨尔的英雄草原》之三

《格萨尔的英雄草原》第三集《游吟诗人》解说词

在青藏高原东部,巴颜喀拉山和阿尼玛卿山一南一北,遥遥相对。在藏族传说中,诸神占据了每一座雄浑和神秘的雪山冰峰,而把山下的草原与峡谷分给了凡人。这片地方就是“果洛”,在藏语中,意为“反败为胜的头人”的领地。

19世纪中叶的藏族史学家智观巴·贡却乎丹巴饶吉在《安多政教史》中写道:“从前,黄河上游所有地区,均在岭·格萨尔王统治下……现在这里绝大部分属于果洛地区。”

阿尼玛卿山脚下的这片草原,就是果洛州玛沁县的大武镇。这是一座美丽的草原城镇,四周山峦环绕,地势缓慢倾斜,格曲河静静流过。

纯净的歌声来自这36个藏族孩子,这群平均年龄不到十岁的小学生,组成了中国第一支格萨尔童声合唱团。

不仅是这些孩子,对于任何一个果洛人来说,格萨尔和那部气势磅礴的格萨尔史诗都是无所不在的。

格日尖参每天的主要工作,就是将脑子里的格萨尔故事记录下来。一旦笔尖落到纸上,他就能不假思索地写下去,一部部故事就这样行云流水般写就,他因此被誉为“写不完格萨尔故事的人”。

格日尖参从小生活在果洛草原上,当他第一次听到格萨尔的故事,就被深深地吸引了,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那是个无比奇幻的世界。

格日尖参还俗后,开始了朝觐藏区的圣山圣湖、名胜古迹的旅程。他朝拜了阿尼玛卿圣山之后,有种强烈的创作欲望,想要写出一些格萨尔的故事。

19岁那年,格日尖参一气呵成,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,就写出了长达30余万字的《格萨尔王传·列赤马宗》。有关人士认为,格日尖参记录下的这个故事情节完整、脉络清晰、语言流畅,是一个从未流传过的格萨尔故事版本。

三十多年过去了,格日尖参的格萨尔故事已经出版了30本。他仍在不断地书写着,同时他在着手把自己的书翻译成汉语甚至英语,好让更多的人知道格萨尔的故事。

20世纪的法国著名藏学家石泰安在他的著作《西藏史诗和说唱艺人》一书中,将说唱艺人称作“游吟诗人”。在书中,石泰安这样描述格萨尔说唱艺人:“他不但是诗人、说唱家和音乐家,而且还是通灵人、占卜师和‘萨满’。所以,他的行为和他的服装都与巫术—宗教领域中的各种专家之间具有许多相似性。”

20世纪40年代,作为法国远东学院成员的石泰安在四川甘孜第一次接触到格萨尔,就被深深吸引。他由此把博士论文的方向定为“格萨尔史诗与说唱艺人的研究”,之后,这部洋洋洒洒70万字的巨著让石泰安名声大噪。

格萨尔史诗语言生动而且充满智慧,依靠说唱艺人的代代传承却不失古风。这个不固定的文本,在无数次传唱中被夸张、被戏剧化,一个英雄的故事转变成了一部藏族社会的百科全书:地理、历史、风俗、情感、自然的观念、神灵的谱系,无所不包。

在这块辽阔空旷的高原之上,游吟诗人们且歌且行,他们孤独而穷困,歌声中是他们经历的风霜苦难,是对幸福恒久的向往,是对英雄无比的崇拜。欢乐的歌唱和痛苦的呻吟,都融入其中,合为一体,就成了不朽的诗篇。每个游吟诗人的传唱都仿佛是玛尼堆上的一块石头,它们历尽沧桑、凝结虔诚,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,它们久经磨砺,荏苒光阴,遍布于世代生息的雪域高原,最终累积凝聚成了这最高处的光芒。

果洛草原柯曲河畔的德尔文村,海拔4300米,这里的人们坚信自己是格萨尔最优秀的后代。

德尔文村虽不足千人,但说唱艺人却层出不穷,国家级和省级格萨尔传承艺人有25位。

这是德尔文村的才忠家。才忠的父亲昂仁是果洛地区非常有名的说唱艺人。相传他可以连续说唱七天七夜。2012年,昂仁去世了,但他说唱格萨尔的样子仍然留在女儿的记忆中。

2008年起,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的李连荣博士多次前往德尔文村,录下了年近古稀的昂仁说唱的8部格萨尔史诗。

格萨尔说唱艺人用音乐来诠释史诗,不同的人物曲调各不相同。在纷繁多样的唱腔曲调中,都有一个固定不变的起兴段落:“阿拉塔拉”。

在漫长的历史和天人合一的生活环境中,格萨尔史诗深深地根植于人们的心灵深处。然而,随着现代化进程的推进,藏区封闭生活环境的改变,牧民从游牧到定居生活方式的变化等,这种传统的口头传承文化的方式遭遇了严峻的挑战。

说唱艺人对史诗的产生、发展、传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,抢救和保护格萨尔说唱艺人刻不容缓,越来越多的格萨尔史诗研究者,通过录音、录像等手段,保存了一批老艺人的说唱版本并整理成文。

这里的老人,几乎个个都能唱格萨尔史诗。他们大多目不识丁,但是诗句仿佛是基因里的记忆,在草原上就这样不经意地响起。

这就是草原的诗歌和人们,生死离别,歌声依然。就像冬季的草原,草木虽已枯黄,但是春天会如期归来,绿色又会覆盖原野,生生不息。

拉萨的仲康藏餐馆里总是坐满了人,格萨尔说唱是这家餐馆的固定表演项目。

扎西多杰是西藏那曲县人,如今已是不惑之年。他12岁开始说唱格萨尔。两年前,扎西多杰离开家乡,在拉萨开了这家餐馆,邀请多位格萨尔艺人前来表演。艺人的说唱帮餐馆招揽了不少顾客,餐馆的收入也资助了多位艺人。

在现代生活的影响下,格萨尔史诗的传唱方式正在发生改变。穿越千年的古老吟唱,与时代气息不期而遇。

才智是青海有名的格萨尔说唱艺人。几年前,他开始系统搜集有关格萨尔的资料。在才智心中,传播格萨尔史诗是他的使命。

在西宁,才智创办了“艺人之家”,免费帮藏区的艺人录制格萨尔唱段,把这些艺人的珍贵说唱保存下来。

位于青海省东南部的同仁县,是著名的藏族画家之乡。今天,才智从西宁驱车180公里来到这里,想看看他几个月前订制的格萨尔唐卡。像这样的唐卡,才智已经收集了近200幅。

拉孟是四川有名的唐卡画师,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他曾经历时10余年,和伙伴一起绘制1288幅格萨尔唐卡作品,描绘了格萨尔降生到伏魔出征的故事场景,涵盖70多部《格萨尔王传》部本,这在藏民族绘画史上还是第一次。

拉孟十多岁开始跟着父亲画唐卡,22岁时,他创作的这幅《岭·格萨尔王》唐卡一鸣惊人。

如今,在成都的画室里,拉孟用绘画收入资助了40多个与他有共同梦想的孩子学习画唐卡,带领他们走进格萨尔唐卡的艺术殿堂。

拉孟的学生来自不同民族,除了藏族,还有蒙古族、羌族、汉族。对拉孟来说,这些学生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,学生们也亲切地称拉孟为藏族“阿爸”。拉孟说,他现在最大的愿望,就是把40多个孩子培养好,让格萨尔唐卡这个藏族文化艺术的瑰宝能代代相传。

史诗中的格萨尔,是一个神与人结合的英雄形象,他既是天神之子,又是人间豪杰。在藏区,每个人的口中都有一部《格萨尔王传》,人们以纷繁多样的形式吟诵它,传承它。

从甘德县城沿柯曲河往东四十余里,龙什加寺屹立在幽静的山谷中。

夏天是果洛草原最美的季节,也是马背藏戏团最忙的日子。格萨尔马背藏戏因在马背上表演而得名,主要表演群体为藏传佛教僧人。

马背藏戏是龙什加寺的传统,参与演出的所有演员,都要经过严格筛选,佛学修为和人品是他们最看重的品质。

早在40多年前,龙什加寺创办了马背藏戏团,定期为僧人和周围的牧民演出格萨尔史诗故事改编成的藏戏。在这片草原上,人们沉浸在格萨尔的奇幻世界。

从游吟到书写,从绘画到表演,这古老传说在人神之间的宽广地带中不断游走。在这里,格萨尔不仅仅是一个传说,更是一份深沉的情感。这里的人们深信自己的这片故土就是格萨尔的故乡。每一座山都有格萨尔的传说,每一顶帐篷都在传唱《格萨尔王传》的不朽诗篇,每一个人都是书写格萨尔的诗人。

 

Copyright © 2013 凯发娱乐首页凯发娱乐首页-凯发娱乐网 All Rights Reserved

友链: